喝醉烈的酒
讲最动人的故事

【柳三戒随笔】故事会·阳台上的冻尸

  赤川次郎,日本通俗文学新星,生于1948年。他的侦破小说,人物生动,情节曲折,悬念迭起,结局往往出人意外。其作品不仅受到日本读者的欢迎,而且被译成多种文字走向世界。

《阳台上的冻尸》根据其中篇小说《结冻的太阳》改写。虽是命案,但毫无血腥气,作品赞颂高尚美好的人性,甚为难得。

这年夏天,东京警视厅警长宇野难得获得休养的机会,这天,他身着泳裤,斜倚在伊豆海滨旅店二楼阳台的躺椅上,一边享受着日光的沐浴,一边俯视南伊豆海的绮丽风光,心情好极了。

突然“嗤”的一声,一股急流喷得他满脸是水,接着传来孩子们欢快的笑声,宇野抹去脸上的水一看,见是三个小调皮在玩水枪。他们的母亲急急走来,一面阻止,一面连连向宇野赔礼道歉。

这位女人名叫竹中绫子,生得身材苗条,举止素雅文静,是位典型的日本美人。在母亲的催促下,打水枪的9岁的长子一郎勉强说了声:“叔叔,对不起。”但马上受到他8岁的妹妹的批评:“真笨!应该叫大哥哥,你说他年轻,叔叔一高兴就忘了生气了。”可她话音未落,6岁的妹妹插嘴道:“姐姐也是笨蛋!这种话能当着叔叔的面说吗?”

面对如此天真聪明的孩子,宇野只是呵呵地笑,又兴致勃勃地与绫子太太交谈起来。从交谈中,宇野了解到绫子的丈夫在国外经商,不久将到这儿来和家人团聚。正聊着,宇野突然发现绫子脸色苍白,惊慌地盯住出入阳台的玻璃门。宇野往那一看,见那儿有个留着小平头、戴着太阳镜、身穿夏威夷衫的中年男子。绫子对宇野说了声:“对不起,我要去照看孩子了。”便逃也似的走了。

午餐时,宇野正好和绫子母子坐在一张桌上。他发现绫子有点心神不定,看着菜单嘟哝道:“尽是冷冻食品,都吃腻了。”她身旁的长子一郎听了问道:“妈妈,什么是冷冻食品?”绫子说:“就是把食品放在冷库冻起来。饭店的地下室有个很大的冷库。吃的时候一加热,食品就变成原来样子了。”

吃好午饭,宇野告别了绫子,刚回到自己房里,忽听有人叫他,扭头一看,是位五十多岁、身材矮小的白发男子。他认出此人叫辰见,原来是个有名的扒手,几年前曾栽在宇野手里过,宇野竭力帮他重新做人,所以辰见把宇野看成是他的再生恩人。

辰见神秘地问宇野:“是来追踪敲诈者的?”说着,用下巴朝酒柜前那个穿夏威夷衫的男子一指。宇野问:“你认识他?”辰见说:“不错。他叫色沼,是个无赖,害过不少人。”

听了辰见的话,宇野立即想起上午的一幕,绫子肯定是色沼的敲诈对象。宇野顿时对这位弱女子充满了同情,于是他叫辰见去摸一下色沼的底,辰见一口答应。

三个小时后,辰见来见宇野,说他找到色沼,向他提出敲诈那个女人他也要参加一份,开始色沼不肯,但经不住辰见的威胁,才不得不答应。辰见说:“那个女人今夜12点在海边大礁石背后付钱,我也去。”宇野一听笑道:“我去吓他一吓。”辰见也笑了:“你去准把这小子吓个屁滚尿流……”

到了夜里11点50分,宇野赶到海边约会地点。他见辰见已等在那儿,色沼还没来,便忙躲到暗处等待。离12点差一分,有个女人来了,但不是绫子,而是一位名叫织田的女士。这位老太太是日本研究英国古典文学的权威,在文学界声名显赫,辰见与她寒暄了几句,织田就独自往前走去。

到了12点一刻,还不见色沼来,宇野和辰见商量,决定到他住处去看看。他们来到色沼房前,见门紧关着,敲门,里面没有动静。宇野当即果断地吩咐辰见:“快,把门打开!”辰见从衬衣袖口上解下一枚代替纽扣的别针,放直了去拨锁。不消半分钟,只听“咔达”一声,锁开了。

两人进入房间,见里面点着灯,房间宽敞,陈设豪华,落地玻璃门外有个小阳台,色沼穿着睡袍正坐在阳台的椅子上,但姿势有点不自然。宇野走过去轻轻推推他,又抓住他的手腕把脉后,对辰见说:“已经不需要吓唬他了……”

凭经验宇野判断,色沼是中剧毒而死。谁作的案?他立即想到一个女人,但他决定保护她,因为一旦某些隐私暴露,她就完了。于是,宇野在通知当地警方前,除了叫辰见离开现场,而且准备了谎话,说色沼的香烟忘在酒吧,他是来送他的烟才来的,来时他见门开着,进去便发现了阳台上已死的色沼。宇野还把桌上的半瓶酒偷偷拿回自己房间。

来现场的刑警名叫浅草,生得矮胖粗鲁。开始他一本正经地询问宇野,当得知宇野身分后,马上恭敬起来:“警长先生,根据您的意见,死因是什么呢?”宇野分析道:“可能是药物中毒。死者全身除脚上有紫斑外,没有致命的伤痕。另外,遗失了两件东西——太阳镜和一只拖鞋。”

浅草一面急急忙忙地掏出笔记本把宇野的话记上,一面奉承道:“真不愧是警长先生,分析得太有道理了。”

这时,另一个年轻刑警走过来,说:“我捡到这个。”宇野一看,是一朵塑料玫瑰花。他觉得那花似曾相识,想了想,心头突然一跳。

宇野想着心事,很晚才上床睡觉,待他一觉刚醒,便接到刑警浅草打来的电话,宇野一听惊呆了。他怎么也没想到,经尸检,色沼竟是冻死的!宇野认为炎热的夏天冻死人,只有在冷库里。于是,他和浅草在旅店经理的引导下来到地下室的冷库。

他们先到控制室。见一个穿作业服的老人正坐在操纵台前打盹,宇野上前问道:“老先生,昨晚你一直在这儿值班吗?”老人说:“怎么可能呢!如果一直坐在这儿,那我应该在什么时间睡觉呀?”

浅草听了老人的话,瞪了经理一眼,说:“管理失职你要负责!”经理吓得全身冷汗直流,简直要昏倒。

一名刑警拉开大门,大家进入零下30度的冷库,15秒后冷气渗入体内,人人打起哆嗦来。宇野发现库内角落有一辆小型台车,车旁扔着一只拖鞋和太阳镜,他马上认定,色沼就是在这儿冻死的,他脚上的伤痕是在这儿拼命踢门造成的。而台车,可能就是凶手把色沼运回房间的工具。这是一起手段巧妙的杀人案。可是,凶手为什么要把尸体送回房间,而又在现场扔下物证?

这天晚上,宇野听到有人敲房门。他开开门,见是绫子,绫子的眼光恐惧中透着勇敢,一进门就说:“我想向你说明……是我杀死色沼的……不能让他再害人了!”

宇野请绫子坐下,平静地问:“你是怎么干的?”绫子说:“我在桌上的酒瓶里放了氰化钾……”“色沼那时是坐在阳台的椅子上吗?”“是的,他在睡觉。”“你是怎么开门的呢?”“门本来就开着……”

宇野刚要说话,辰见走进房里。绫子一见辰见,先是一呆,随即问:“你是辰见先生?”

辰见难为情地搔着头说:“其实,我一到这儿就发现你了,见你很幸福,就没有招呼你,免得引起你对过去不愉快的回忆。”

辰见告诉宇野,当年他当扒手时就认识绫子,那时她在一家餐厅当工人,并且和色沼同居。

绫子见宇野听了辰见的话“哦”了一声,忙插话道:“我那时太幼稚,上了色沼的当。和他一起生活实在苦,氰化钾就是当时我想自杀去弄来的。后来色沼和当地流氓发生冲突逃走,我才获得自由。”

宇野问道:“色沼就以此要挟,向你诈取金钱吧?”绫子说:“没有呀,色沼只是恐吓我,要向我的丈夫揭穿我和他过去的关系,所以……”

辰见听了绫子的话,似乎明白过来:“哎呀,当时我听色沼说‘那个女人’,以为是你,看来弄错了。那他说的‘那个女人’又是谁呢?”

辰见的话音刚落,就听到一声:“是我,警长先生。”大家回头,只见织田女士站在门口,温和地微笑着,她接着说了十年前的事。

原来,当时织田女士在英国留学时,她的一位同学完成了一篇论文后患上肺癌,快死了,织田就替她把论文寄往某学会。不料学会错把织田当作者,使织田成了名。后来,织田那同学死了,织田为了在英国学校获得教授职务,没有说明真相。她拼命学习钻研,以求名符其实,但始终于心不安。有一次,几个朋友聚会时说到剽窃问题,织田忍不住道出了这个秘密,刚好色沼在邻桌吃饭,他听到了,就抓住这个把柄敲诈了织田十年……

宇野听了织田的话,郑重地说:“织田女士,我不认为你剽窃,因为你有了远远超过那篇论文的成就。”

织田感激地说了“谢谢”之后,又转向绫子:“太太,杀死色沼的事,算我做的吧,我有作案的充分理由。我此生已到尽头,而你还年轻,还有孩子……”绫子说:“不,不,是我毒死色沼的!”

宇野见她俩争着要当凶手,轻轻咳嗽一声,说:“我看你们别争了,我要纠正一个误会:色沼不是死于毒药,而是在冷库里被冻死的。绫子夫人进色沼住处时,他已经死了……”

一听这话,屋里顿时沉默了。就在这时,门外突然响起杂乱的脚步声,接着闯进来三个小孩,当他们发现绫子时,欢呼着扑到绫子的怀里。

一见三个孩子,宇野突然“啊”叫起来,忙把门关好,问孩子们:“是你们吧?把那个戴太阳镜的叔叔关到很冷的地方。”

三个小家伙顿时面面相觑,过了一会,才说出了事情的经过。

原来,孩子们偷偷看到,只要色沼来找妈妈一说话,妈妈就哭了,他们恨色沼,决定惩罚他。于是,女孩假装妈妈的声音打电话,诓色沼到地下室;然后,事先藏在地下室的一郎突然抢去色沼的太阳镜,色沼生气地追他,他就打开冷库的门,把太阳镜丢进去;趁色沼去捡的时候,一郎赶紧把冷库的门关上。后来,当孩子们再进去看时,色沼已一动不动了。

宇野听到这儿,问:“那你们为什么又把他推上来?”

一郎振振有词地说:“我们只想惩罚他一下,然后推他到阳台上晒太阳,好恢复原来的样子呀!”

“是老先生帮你们推车的吧?”

老大、老二不响,小妹说:“我们不说,老先生叫我们不告诉任何人的。”

听了聪明的孩子说了蠢话,大家都笑起来。

宇野严肃地说:“一个渺小的坏人死了,活该!但我们不能牵涉善良的大人和无知的孩子。为此,我第一次违背警员规章,骗了当地刑警。只是绫子夫人鞋上的塑料花还在浅草手里,要是查起来……咦,辰见呢?”

“我来了!”辰见说,“我又犯了老毛病……”说着他摊开手,掌心里正放着绫子夫人鞋上的塑料花!

第二天早晨,浅草刑警神色紧张地来找宇野,吞吞吐吐地说:“我把塑料花遗失了……”

宇野故意大惊小怪地训了他一顿。浅草一面承认工作失误,一面紧张地说:“还有更严重的事。那个经理真可恶,他害怕追究责任,竟上吊了。幸好他是用女人的丝袜当上吊绳,因为有伸缩性,脚垂到地上,他没死!”

宇野松了口气,说:“没死就好!”浅草说:“不,还有想象不到的事呢,那个冷库老头来自首了!”宇野问:“他怎么说的?”

浅草说:“那老头说他离开冷库时,记得门没有锁。回来后发现门关紧了,觉得不对头,就进去查看,发现色沼冻死在台车上。他害怕承担责任,就用布一蒙,把尸体送回房间。后来听说经理上吊,他不忍嫁祸于人,所以来自首了……”

宇野思索着,慢慢说道:“有些人就是怪,对冷库也好奇,非要进去看看,也许色沼喝醉了……”

浅草忙接口奉承:“有道理,还是警长先生水平高……”

事情的结局是这样的:经理和老人因失职受到训诫。绫子夫人终于盼来了丈夫,全家幸福团聚。宇野警长休假期满,返回东京警视厅。

文章转载自新浪博客·故事会(杨承烈改写)

赞(0) 打赏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三戒说天下|三戒日记|三戒随笔-柳三戒博客 » 【柳三戒随笔】故事会·阳台上的冻尸
分享到: 更多 (0)

评论 抢沙发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

觉得文章有用就打赏一下文章作者

支付宝扫一扫打赏

微信扫一扫打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