喝醉烈的酒
讲最动人的故事

一位洗衣店老板娘的爱情故事《我愿意》

01

段小枚在一个小区门口开了间洗衣店,生意不是太好,但勉强可以维持生计。

她很知足。一个从小城镇跑出来的离婚女人,最终能在这大城市生存下来,还有什么好不知足的?只是劳碌之余,心里时常会感到一阵阵空虚。

她羞涩的笑笑,温饱思淫欲,她知道自己想男人了。

也不是没男人追,有一个开出租车的,段小枚只不过坐了他两次车,这大半年来,一直就对她死缠烂打。司机叫贺刚,长的高高的,也只比段小枚大了一岁。可段小枚不喜欢他。

一个开出租的,即便累死了,一个月又能挣多少钱?她觉得自己配得上更优秀的男人。

因此,尽管贺刚一直对她很上心,可她却一直不冷不热的。

只是,段小枚没想到贺刚竟是那么混蛋。那晚贺刚显然喝酒了,他来到洗衣店后,一句话不说,气冲冲的,一上来就野蛮的抱住她,要强吻。

她当然知道贺刚为什么生气。她一向以为贺刚老实木讷,谁知竟还有这么大胆的一面。

段小枚没有挣扎,她任由贺刚抱着,然后只管眯眼冷冷的瞧着他。当贺刚要“强吻”她时,她依旧没有反抗,只是向后仰了仰身子,说,你敢。

段小枚说,哈,我还小看你了,没想到你还有当流氓的潜质。

贺刚脸红红的,也不知是因为喝了酒,还是因为窘迫,说,我……我有什么不敢的,我今天就……他双手将段小枚抱的更紧了,赌气似的,低下头又要吻,而段小枚仍然没有反抗,她只是厉害的冷冷说,敢,吓不死你。

贺刚还真是个老实男人,他虽然喝了酒,可酒显然白喝了,听段小枚这么说,头上冒着汗,犹犹豫豫,最终竟真的没敢吻下来。

段小枚忽然觉得很好笑。

她虽不喜欢贺刚,但也并不讨厌他。他知道贺刚对自己是真心的,这大半年来,他开出租每次经过她这里,不是给她送一些水果,就是送一块烤白薯。

贺刚若不是真的爱她,也不至于如此“怕”她吧?一个血气方刚的大男人,她不让他吻,他就不敢吻了?

只可惜是一个穷光蛋。他要是有那姓刘的一半有钱,也就好了!

后来,贺刚到底沮丧的放开了段小枚,说,我看错你了,没想到……没想到你也会变坏?

段小枚说,你才变坏了呢。

你以为我不知道,你最近老跟一个有钱人混在一起,你贪慕虚荣,还敢说没变坏?

段小枚脸顿时就沉了下来,她憎恨的直往外推贺刚,滚。我答应过你什么吗?我愿意跟谁在一起,那是我的自由,你管得着吗?

贺刚被她推出去时,脸上也是悻悻的,算我瞎了眼,我一只还以为你是个好女人呢,谁知,你……你不要脸……

02

如果贺刚知道段小枚从前过的是什么样的日子,怕是就不会这么说她了。

关于从前的经历,是段小枚此生最难向人启齿的秘密,她是绝不会轻易告诉任何人的。

那是一段类似地狱般的经历,她原本以为自己嫁给了真爱,可谁成想,竟是嫁给了一个可怕的魔鬼。两年前,为了脱离那段婚姻,她活活被剥了一层皮。

如今她自由了,重生了,她不会再轻易爱上任何人,要爱就爱一个有钱的,譬如贺刚说的“贪慕虚荣”,譬如那姓刘的男人……

段小枚虽然跟贺刚闹的很不愉快,但贺刚就住在这个小区,早晨在一个摊位前吃早点的时候,两人经常能碰到。然后,段小枚想一想,就主动跟贺刚坐到了一张桌子上。

贺刚见她坐过来,脸色臭臭的,一直不理人。

段小枚笑一笑,她发现贺刚衬衣衣领处的扣子扣错位了,竟不计暧昧的,探身过去帮他扣正,说,这么大一个人了,都不会照顾自己,穿成这样就敢上街啊?

贺刚酸溜溜的瞅着她,说,我又没女朋友,可不就这么邋遢吗?

在两人吃早餐的时候,有一个开奥迪的男人,经常会来找段小枚。那男人看上去很年轻,似乎比段小枚还着小几岁。自然是那姓刘的男人了。

姓刘的男人叫刘明明,开着一家卖汽车配件的公司,有一定的财力。

段小枚能感觉到她钻入刘明明的宝马车时,贺刚那嫉妒、痛苦的眼神,但她顾不了他了。

是的,她觉得刘明明就是她今生向往的生活,有钱不说,还很有修养,而且说话做事很讨女人欢心。

不像贺刚,不管从那个角度看,都土的掉渣。

两人相比,怕是任何一个女人,都会爱上刘明明吧?

只是自从刘明明偶然来她洗衣店洗了一次衣服,两人相识以来,对方总喜欢对她动手动脚。段小枚虽然长得不是十分漂亮,但也算颇有姿色,身材玲珑有致,尤其是衣服里那一对圆圆鼓鼓的胸脯,总是会惹来男人们色眯眯的目光。

她也只比刘明明大了两岁,她觉得自己对刘明明还是有着致命的吸引力的。

刘明明将车停在路边,在车里摸她亲她时,段小枚却笑着一直躲闪着,刘明明很是斯文有礼,他的手白皙修长,嘴唇湿润温暖,当他凑过来,温柔的想把手伸进她的衣领里,嘴唇想覆盖住她的嘴唇时,段小枚竟感到了一阵眩晕感。

她已经很久都没有被男人碰触过了。

可她却及时推开了刘明明,说,哎呀,你太坏了,这是在路边啊,给人看到了多不好,然后,就笑着逃下了车。

刘明明侧过身子,从车门里探出头来,那去酒店好不好?

03

若不是6岁的女儿经常打电话来,段小枚是从不会去想以前那段失败的婚姻的。她拒绝去想,那是她的今生最大的一个噩梦。

可女儿经常打电话来,说想她了,让她早点接自己过来,段小枚一边含着泪对女儿说,妈妈也想你,快了,快了,等妈妈彻底安顿下来,就去接你,然后,也就经常想起她的噩梦。

前夫是一个活畜生,穷不说,还赌博,还家暴。前夫打她,有时仅仅是因为心情不好,一拳打过来,她跌倒在地,便感觉嘴里有了血腥的味道……

可前夫还是不肯放过她,抬脚在她身上狠狠的踹着,他自己是一个活畜生,却也把她当成了畜生,往死里打着,仿佛她不死,他就觉得不解气。

过去了,好在一切都过去了,她现在终于可以开启自己崭新的人生了。

只是这崭新的人生里,忽然就冒出来一块绊脚石,那晚段小枚跟刘明明约会完,回到洗衣店,看到贺刚在门口等着她。

贺刚手里拎着一个保温桶,说是他妈今晚包的饺子,给她拿来一些。贺刚郁闷的说,你能不能醒醒啊,那姓刘的怎么能看上你呢,他那么年轻,还有钱,什么样的女孩找不到?他找你,只不过是想玩玩你。

段小枚说,我那点差了,他凭什么就不能看上我?

贺刚焦急的说,我都能看出他的险恶用心,你这么聪明,就真看不出来?

段小枚不耐烦的说,你心里真脏,到目前为止,他……他一直对我规规矩矩的,是因为你心里脏,才会觉得人家用心“险恶”吧?

贺刚还要说什么,但段小枚实在懒得听,只说,我的事,不用你管,然后谢过他的饺子,屁股一扭一扭,就进了洗衣店。

04

段小枚虽然知道贺刚醋意熏天,她本不该再去招惹他,可是需要用车的时候,总是忍不住会给他打电话,甚至跟刘明明去约会,也会让贺刚送她去。

贺刚坚决不送,说你能不能要点脸?你明知道我喜欢你,还要我送你去跟别的男人鬼混,你这不是欺负人吗?

段小枚眯眼看他,威胁着说,你不送吗?那咱连朋友也没得做。

又说,你不是担心他玩我吗,你送我去,假如他不规矩,你可以保护我啊。

贺刚一脸的愤恨,可想一想,最终还是送她去了。

那是在KTV的包厢里,昏暗的灯光下,刘明明又开始对段小枚动手动脚,他一改往日的斯文,粗鲁的将段小枚压在沙发上,段小枚挣扎着,她依旧笑着,忽然就张口在刘明明肩头咬一口,然后,趁机推开他,起身跑去洗手间。

她笑着说,你总是这么急,可人家还没准备好呢……

刘明明不耐烦的说,靠,你什么时候才能准备好,你他妈的,你……到底什么意思……

斯文人居然说脏话了?

段小枚站在卫生间的镜子前,慢慢整理着衣服。这又让她想到了前夫,前夫打完了她,总是喜欢将伤痕累累的她拎到床上,然后撕扯下她的衣服,残忍的没完没了的折腾着……一边凶狠的撞击,嘴里就一边说着脏话,说她是贱祸,就欠他这样收拾。

段小枚虽然很不幸,但她坚信女人的命运一定要牢牢掌握到自己手里,于是,等下次前夫又准备揍她时,她果断从厨房拎来一把菜刀,前夫要敢再打她,她就砍他。那男人终归没敢动手。

她也终于跟他离了婚。

是的,命运要牢牢掌握到自己手里,她一直坚信这一点。从KTV出来,段小枚看到贺刚的出租车还停在那里,他居然一直都在等着她。

于是,段小枚又坐着贺刚的出租车原路返回。

刘明明显然对她失望极了,正好懒得亲自送她。

出租车返回洗衣店期间,贺刚像是个死人一样,闷闷的,始终不跟段小枚说话,只是一根接一根的在车里吸烟。出租车里像是着火了,烟雾弥漫。段小枚呛的不住的咳嗽,她让贺刚赶紧把烟掐了,想呛死人吗?

可贺刚把手里的烟屁股在车上的烟灰盒里摁灭,却又重新点了一根,而且,叼在嘴里,吸的更猛了。段小枚简直要被他气死了。

车子在洗衣店前停下后,贺刚终于开口说话了,他说的第一句话是,我那么喜欢你,可你为什么老是不断的折磨我?

贺刚痛苦的说,我知道我没那姓刘的有钱,但我对你是真心的。小枚,我求你别再跟那姓刘的来往了,你……你嫁给我吧,我虽不能让你过上锦衣玉食的生活,但我保证会一辈子对你好。

贺刚还信誓旦旦的说,我也会对你女儿好的,到时你把她接过来,我一定当她是自己亲生的,我保证。

这话让段小枚听的心里挺感动的,但她说,谁信呢,你只不过嘴上说说而已,你拿什么保证?

贺刚说,我不是有套房子吗,只要你肯跟我结婚,我可以在房本上加上你的名字,这……这总行了吧?

段小枚就沉默了,她开车门走下车,此时的街道变得异常冷清,然后,她抬头看了看天,今晚天空竟还难得的有一轮明亮的月亮,她忽然就背对着贺刚说,好吧,我可以考虑考虑。

05

段小枚一直睡在洗衣店里,她在店里挂了块布帘,后面安放着一张小小的床。

那晚,她躺在床上,却怎么也睡不着,因为心里一直充盈着一种暖暖的兴奋,贺刚那死人,终于肯心甘情愿的娶她了么?

其实,段小枚自从跟贺刚相识后,也很快就喜欢上了他。贺刚勤快有担当,人也实诚,而且还有稳当的工作,有一套大房子,她觉得如果能嫁给贺刚,那么,此生一定是幸福的。

贺刚虽然对她也是认真的,可是当听说她离过婚,并且还有一个6岁的孩子,态度似乎就变得有些犹犹豫豫了。

她能理解他。一个大城市的男人,虽然没有很好的工作,但他手里有一套大房子啊,那可是父母老早全款为他购置的,在这个房价均价已飙升到一万五的城市里,那绝对是一笔不小的财富。这样一来,他就会觉得自己能配得上更好的女人。

段小枚不想让贺刚觉得委屈,否者,就算自己最终嫁给了他,他也会觉得吃亏了似的。

这时恰好有钱人刘明明出现了。段小枚活了31岁,自然清楚刘明明追求她,唯一的目的就是想跟她上床,像她这样的女人,怕是一辈子都得不到刘明明的爱情。

她厌恶刘明明,但又不得不跟他虚与委蛇,她冒着风险跟刘明明交往,只是想让贺刚对她另眼相看。

瞧瞧,她段小枚还是很抢手的,而且追求她的还是一个有钱人呢。

她知道这样一准会激发贺刚的危机感。她太了解男人了,平时或许觉得你不重要,可一旦发现有人跟他抢,瞬间又会觉的你无比宝贝。

试验果然成功了。通过刘明明的“追求”,她终于在贺刚眼里提升了价值,他现在是那样紧张她……再不会依仗有城市户口,有一套大房子,认为自己配不上他了吧?再不会觉得娶了她,是一件委屈的事情了吧?

段小枚并不觉得自己在欺骗贺刚,一个女人为了获取幸福,使用一些无伤大雅的手段,又有什么大不了呢?

只是,她没想到贺刚被激的危机感严重,竟会许诺在房本上加上她的名字,这倒让段小枚有些意外,不过转念又想,反正自己是嫁给他,是想和他好好过日子,又不是骗婚,他愿意加,就加上好了,如果不愿意加,她也不强求。

心里暖暖的兴奋,辗转反侧,一直到凌晨才带着微笑睡去。

06

第二天一大早,贺刚就拎着早点来敲门,说摊位上乱哄哄的,天气又冷,他怕段小枚吃的不开心,说以后每天都会负责给她拿到店里来。

然后,就小心翼翼的问,小枚,我是真的爱你,你……你考虑的怎么样了?

段小枚没有理他。自从治理雾霾后,这个城市几乎每天都能看到阳光,段小枚走到店门口,她站到清晨的阳光里,只管惬意的伸了伸懒腰。

她回头看看站在店里的贺刚,看到他一脸的担忧,忍不住想笑,真是个傻瓜,她在心里骂他。

 

本文作者   康逊

原名  《洗衣店老板娘的前世今生》

赞(0) 打赏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三戒说天下|三戒日记|三戒随笔-柳三戒博客 » 一位洗衣店老板娘的爱情故事《我愿意》
分享到: 更多 (0)

评论 抢沙发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

觉得文章有用就打赏一下文章作者

支付宝扫一扫打赏

微信扫一扫打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