集体行动的逻辑:卸载滴滴是最好的解决方案吗?


本文来自知乎大佬@徐斌   律师
 
卸载滴滴

 

最近因为女乘客出事,很多朋友呼吁要卸载滴滴。甚至有人问我卸载不卸载。

我说:不卸。

对方笑笑,说,我也不卸。


我为什么不卸?

根据我的经验,就算你房子烂尾了,在业主群里喊上三天三夜都不见得有几个人支持你。光靠发几篇文章,呼吁一下卸载滴滴,可能会有效果,但绝不会超过传播范围的5%。

有1000个人看了文章,有50个卸载就算是理想值。我卸载一个,这个数字变成51,有我没我都一样。这是我们常年打商品房集团诉讼总结出来的经验。为什么会这样?这就是人性。


奥尔森

上世纪美国有个经济学家奥尔森写过一本书,叫做《集体行动的逻辑》,这是一本经济学著作。他开篇就提了一个问题:当一群人有共同利益的时候,他们会不会一起行动?

答案是:不会!

乘坐滴滴有女孩子殒命,我们也乘坐滴滴,我们有共同的利益就是对风险的控制。没有人希望冒着生命风险坐车。那么问题来了,为了这个共同的利益,我们维权的成本和收益是什么?

先说收益:

按照现在的法律规定,这个案子唯一的受害者可能会得到一笔一两百万元的赔偿,这是她获得赔偿的上限,也是经济成本。“三倍赔偿”其实并不是这类案件的常态。因为首先的责任人是司机,其次才是平台,平台承担的是与他过错相适应的责任,只有在司机完全没有偿还能力的时候,才去赔一两百万。这个案子的特殊性在于他在媒体上“爆炸”了,所以平台有可能主动承担“高一点”的责任。

再说成本:

姑娘坐个车,命没了,家属能在家等着问题解决么?不能。家长要处理孩子的后事,安抚悲痛的家属,还要四处咨询,和滴滴“谈判”。对于一个悲伤的父母、丈夫、子女来说,大家都在网上表示了极大的关注。打打字、动动嘴。平时漠不关心的邻居,见了你要问:这个事情怎么样了?解决了吗?这些关心不会帮你解决任何问题,只会带来烦恼。你要一遍遍的解释,然后听他们抱怨。所以这里我们不算律师费,不算诉讼费,我们就说时间成本。

因为女孩是被谋杀的,这是个刑事案件,按照“先刑后民”的原则,必须先解决嫌疑人该怎么抓、怎么判的问题,然后才是女孩家属的赔偿问题。考虑到滴滴公司的背景和这个案件的实际情况,我认为也并不会有滴滴的负责人承担什么刑事责任。


好,请问人家出事了,和你有什么关系

你会帮助受害者奔走,帮他服务,替他减少一些维权消耗的时间,提供一些支持吗?

不会,因为你的成本和你的收益(泄愤、降低自己的风险)相比,太不值得一提了。

甚至卸载滴滴的成本也不小,你要动动手指,你还要面对无打车软件可用的尴尬,其他的打车软件也不见得比这个更好,更可悲的是,你真的卸载了滴滴,要是让周围的人知道,大家可能还要心里暗暗地笑话你:

“这人真经不起忽悠,多大点事就卸载滴滴。”

所以结果就是不会有足够多的人卸载滴滴,滴滴还是那个滴滴,我们还是那个我们。

“一条人命啊?怎么可以说的如此淡薄?”

“死者为大!人命关天!再不收拾一下滴滴真是天理难容!”

敲下这样的评论之后,上了一天的班,下班的时候赶上下雨,不想走十分钟去地铁站了,还是拿起手机叫了个滴滴:便宜的顺风车竟然没有了,真是倒霉。

当然,有些人记忆力更强,从愤怒到忘记,也不过 两个礼拜 


两周以后,卸载滴滴的用户会安装回来,愤怒的网友会开始关注下一个爆点。

一年以后,死的又是谁?等下一个人死了,我们还会记得现在的受害者,和一年前的受害者吗?那么如果死的人足够多,能不能解决问题?

不能。

相对这么庞大的用户群,就算出几十个差不多的事情,和出一两件没有什么本质区别。我们从结果反推过程,发生这个事情的概率还真是不算高,某种意义上说,滴滴还真是个挺安全的APP,甚至我这么说吧,滴滴在中国就算是良心企业了。

因为中国其他企业比他还坏。

你还记得吗?不久前西安那个因为房价涨了就高购房人的开发商。

你还记得绍兴有地产商把不准盖住宅的放射性材料拿去盖小区了吗?

你还记得跨省抓捕吗?

你还记得三鹿奶粉吗?

你还记得瘦身钢筋吗?

你还记得e租宝吗?

你关心P2P、长租公寓、中国A股、新三板还有N多类似的骗子机构跑路吗?


昨天我去参加功夫财经炼金之夜,在后台听几位财经界的大咖谈投资的时候,专家们提的最多的两个字是什么:韭菜。

有一句话,我印象特别深刻:

在中国,所谓智慧不是创造,而是收割愚昧。


什么叫“收割愚昧”?

就是利用集体行动的逻辑,骗一大群人而这些人不对你维权。你坑一个人风险很高,因为这个人一定不会放过你。但是你坑一群人风险就小了。因为人一多,就组织不起来,就没有力量。

承诺100倍的利息,然后借14亿人每个人一元钱,你就有14亿,但是99%的人都不会找你还钱,因为找你还钱的成本大于收益(100元)。里外里就是赚的。

这就是集体行动的逻辑的商业实现。

害死一个人,全国网民都要骂你。但是你骗一大群傻子每人几万,几十万,大家就觉得你是个牛人。你要是能骗一群聪明人每人几百万几千万,你就是个牛人了,因为你干了别人干不成的事情,恐怕还能收获一大堆敬佩,当然,得罪了其他牛人的代价,就是出事的概率也高。因为牛人的实力强横,可以抓你。

如果你能骗每个中国人几十几百的,你就不是骗子,你就是中国最牛的企业家。


时寒冰老师在昨天功夫财经的演讲上说:我们应该感谢邓小平。因为他提出我们要打开国门,摸着石头过河。但是今天的我们很迷茫,因为石头没有了。这个石头就是制度,是法律,是对市场规律的尊重。原话可能有出入,但是大概是这个意思。

从滴滴这个事情,我们就说说制度。

逻格斯和法山都举了一个美国汽车事故做例子,说丰田汽车赔偿了2.42亿美元。这其实就是通过制度对比来告诉大家一个道理,收拾滴滴不能靠大伙儿,而是要靠法律。

有一点可以先明确,我们目前没有收拾滴滴的法律和制度,至少没有一个靠老百姓自己击败大企业的制度。

我就在这简单的补充一下,我们需要什么样的法律来管管“滴滴”?


第一是惩罚性赔偿金制度。

我们举了例子,现在消法说赔三倍,食品安全法赔十倍,其实还有个2003商品房解释,赔不超过已付购房款的一倍的惩罚性赔偿。

但是你知道吗?从2003年到现在,引用这个法条请求双倍赔偿的,几乎都没有被法院支持过,就算支持也支持的很少。所以,就算你死,不管你是被滴滴坑死,还是被手机炸死,还是坐车刹车出了问题,也是死在美国比死在中国好。

反过来说,如果你要害人,你就要在中国害人。因为在中国害人赔的少,十分划算。


第二是集团诉讼制度。

要想赔的钱多,首先要实现赔的人多。我前面说了,按照集体行动的逻辑,人一多就组织不起来,大多数人都会选择不维权。不依靠制度,只能一个个的说服。


第三是陪审团

别的案子我觉得根本无所谓,哪怕是人命关天的刑事案子,涉及有罪无罪、该不该死的问题。

但是有一类案件,最好别让法官承担这么大的担子。我真心的替人民法官着想,判大企业赔偿很多钱对法官来说是“不可承受之重”,不如转嫁到一群人身上,至少思想包袱没那么重。

我认为凡遇到大企业作恶,该决定赔偿金额的最好是一群老百姓。

就本案来说,假设是随机抽选的20个中国人集体讨论决定滴滴该赔偿多少钱,没个大几千万下不来,不见得比美国人民判得轻。


第四是律师费

败诉方要承担胜诉方的律师费,这样受害的姑娘的家属才能找个靠得住的律师。要知道这个案子是在媒体上爆炸了,那还有那么多没爆出来的,可能就是你我了。不是每条命都能炸个大新闻,要想好我们不是大新闻的时候我们怎么挽救自己。

作为一个律师,我一直是站在甲方的对立面。我觉得我是在依靠个人努力想方设法的让开发商怕我,以及我背后的一大群业主。当然更多的其实还是要依靠业主。

我干的越好,我的收费越高,我的收费越高,业主越请不起我,只有开发商才能请得起我。

在中国给大企业服务是一件很舒服的事情,因为你更容易打赢官司,更不怕打输官司,更省心省力。所以你看今天,好的律师都在给大企业服务,弱势群体是高概率请不到好的律师的。

有的人说不对呀,这不公平,凭什么老百姓打官司要大企业出律师费呢?

法律是公平,是正义,我们一提到法律,首先想到一个天平。如果一边弱一边强,你不去帮弱的这一边,这个天平永远都是歪的,你要这个秤干什么,砸了算了。


说到这里我想讲个故事。

春秋时期,孔子带领弟子们周游列国,到了一个叫叶邑的地方。叶公府上有只羊,不小心跑进了孔子的住地,被一个叫曾点的徒弟捉走做了红烧羊吃掉了。

曾点有个儿子叫曾参,就跑去打了小报告。这个事情闹到孔子那里去,孔子说了这么一句话:

“父为子隐,子为父隐,直在其中矣。”

在中国,法律有一个特点,就是对企业罚的不够狠。我想问个为什么?不信就去查1000份大企业做被告的判决,看看是不是这样,但凡是遇到小客户告大企业的,总是遵循着不让大企业吃亏这个路子走。这是疏忽大意吗?这是法律漏洞吗?

不是。我认为就是故意的。

有四个字上不了台面,但是每天都听到:息诉止争。有两个字更频繁出现:维稳。

父亲为儿子隐瞒,儿子为父亲隐瞒,这才叫真性情、好同志!这个故事是否真实我们不知道,但是这句话是真的,因为他出自论语子路篇第十三。这就是儒家思想对法律的态度的一个缩影:如果你俩是一家的,你们互相告状就是不对的——伤感情。

往小了说,咱们都是一家的,咱们一定要和谐。往大了说,刁民才起诉打官司,打官司就是刁民。如果赔偿太高,刁民就多。所以要赔偿少,赔偿少,人民就安居乐业,社会就和谐。

这些是不是真的想法其实不重要。你看结果反正是这个结果。


虽然祖宗的东西很重要,但是在国际社会,在2018年的今天,想凭着父为子隐这样一群亲儿子在国际社会有战斗力是一件很难的事情。他们打对手不行,但是坑爹很强,关键是坑爹之后跑路也特别熟练,跑到哪里去?不是跑到哪些法律环境差的地方,而是跑到法律最健全的那些地方,因为那些地方可以保护他们骗来的财产,不用担心被别人抢走、骗走。

这就是中国人传统思维模式的代价:内耗。

这个思维模式的结果是制度,这个制度的结果又演化成更加根深蒂固的思维模式。所以有问题的不是骗子,而是生长骗子的这片土地。

在国内一切和谐稳定,几乎很少被带刁民告倒的中国企业,在国外要么入乡随俗规规矩矩,要么屡屡受挫。中国企业就在什么地方吃香呢,就是法治比我们还烂,经济比我们还差,比我们还不守规矩的地方吃得开。中国商界是骗子的天堂,实干家的墓场。都逆淘汰几十年了,卸载了滴滴,但是这个逆淘汰的大环境你怎么卸载?

完善立法、完善制度,才是避免悲剧再次发生、避免我们被滴滴坑,被A股坑,被保千里、獐子岛坑、被e租宝坑、被P2P坑、被区块链和各种币坑、被百度坑、被电商坑、被饭店坑、被学校坑、被企业坑……避免我们承受这么多不该承受的东西最好的办法。

总而言之,卸载滴滴是最没用的。

声明:三戒说天下|三戒日记|三戒随笔-柳三戒博客|版权所有,违者必究|如未注明,均为原创|本网站采用BY-NC-SA协议进行授权

转载:转载请注明原文链接 - 集体行动的逻辑:卸载滴滴是最好的解决方案吗?


欲带王冠,必承其重。